• <optgroup id="ixr4j"><input id="ixr4j"></input></optgroup>

      <span id="ixr4j"><listing id="ixr4j"></listing></span>
      1. <th id="ixr4j"><tt id="ixr4j"><span id="ixr4j"></span></tt></th>

        1. <li id="ixr4j"><dd id="ixr4j"></dd></li>
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信網手機版移動繼續看新聞

          陪產假落實情況不盡如人意 專家建議增加休假強制性

          原標題:陪產假有了,“奶爸”們休上了嗎?

          “我們生了兩個孩子了,媳婦每次的產假和假期工資都能保證,我卻從來沒休過陪產假,公司沒人提,我也不知道該怎么休。”日前,在北京一家民營企業工作的周先生告訴記者,公司里和自己同類情況的“奶爸”有不少,但很多男職工不僅沒休過陪產假,甚至“聽都沒聽說過”。

          隨著多孩家庭的比例上升,陪產假怎么休,能休多久,如何能順利休上,成為許多職工關心的問題。

          有假不敢請

          自去年8月國家出臺三孩生育政策以來,各地相繼啟動地方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修改工作,密集出臺鼓勵生育措施,增設或延長男性陪產假就是其中一項。記者梳理發現,各地修訂政策后男性陪產假天數在15天~30天不等,多地為15天。

          “陪產假有助于緩解育兒家庭的負擔,使男性更好地參與到育兒過程中。”談及陪產假設立的初衷,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院院長沈建峰說道。

          暨南大學教授盧馨的課題組,通過對110多個國家的鼓勵生育政策進行系統梳理、統計和分析后發現,帶薪休假是目前各國應用最廣泛且行之有效的措施,其次分別是津貼補助、托育服務、保障就業權益、稅收減免。

          目前,陪產假這項制度在企業中已經有所覆蓋。智聯招聘近日發布的《2022上市公司人才需求及發展環境報告》顯示,上市公司招聘規模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快速恢復,招聘薪資和福利均有優勢,其中男員工陪產假覆蓋率為87.5%,高于非上市公司5個百分點左右。

          但在現實中,許多男員工卻沒有享受到這一福利。北京市總工會此前開展的調研顯示,41.78%的受訪職工沒有休過陪產假,39%的受訪職工不知道單位是否提供陪產假。雖然有些職工知道單位有陪產假,但擔心影響工作主動選擇不休,其比例達到64.53%。

          在采訪中,不少男職工表示,他們不敢請陪產假,選擇以請年假、事假、加班倒休的形式來陪護妻子和嬰兒。“媳婦坐月子期間,即便有月嫂,家里也總要有個人來協調,請假是必然的。”去年剛剛榮升“奶爸”的郭先生告訴記者,他當時用的是自己的年假。“因為公司沒人以這個名義請假,自己也擔心休陪產假會影響收入和考評晉升。”

          誰來支付假期工資

          在沈建峰看來,職工有假不敢請、企業不愿批的原因之一,在于“假期期間的工資由誰支付”。

          根據國務院頒布的《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》,女職工產假期間的生育津貼,對已經參加生育保險的,按照用人單位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的標準由生育保險基金支付。

          “而男性的陪產假工資,則由企業支付。企業的負擔增加了,男職工請陪產假的積極性也會降低。”沈建峰說。

          3月7日,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發布陪產假相關法律案例。一則案例顯示,公司主張員工已休陪產假不再享受年假缺乏法律依據,判決向員工支付未休年假工資;另一則案例中,企業已向員工支付了未休陪產假期間的正常出勤工資,員工要求企業額外支付未休陪產假的經濟補償,于法無據。

          針對陪產假期間的工資支付問題,今年北京市兩會期間,北京市總工會提交的界別提案就呼吁,將職工休陪產假期間的工資待遇“由用人單位支付”改為“由生育保險基金支付”,減少用人單位經濟負擔。

          此外,記者注意到,產假和陪產假適用的法律法規不同,不僅體現在法律法規的位階上,也體現在對企業的違法懲罰程度上。

          產假被明確寫入勞動法,“女職工生育享受不少于九十天的產假”。陪產假則不然,目前各地陪產假規定體現在省級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,不同省份對這一假期的稱呼也不同,有的稱為“陪產假”,有的則稱為“護理假”。

          沈建峰表示,在現有法律法規架構下,即便用人單位未批準男職工的陪產假,相應的違法成本也較低,這使得男職工即便提出陪產假訴求,也很難得到有效的權益維護。

          剛性”還應增強

          除卻工資支付問題,專家認為,陪產假是否“剛性”,休假天數和相關待遇是否統一,也影響著陪產假的實際落地。

          “陪產假的設置,使得男女職工在生育休假問題上能夠被均衡看待,有助于減輕對女性的就業歧視。”沈建峰說。

          但在調研中,沈建峰發現了這樣一種情況:有的企業允許男職工將未休的陪產假挪給女方,作為增加的產假。“這樣反而容易加劇對女性的就業歧視,與陪產假的設置初衷相背離,應增加陪產假的強制性。”

         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盧馨建議延長男性陪產假。在她看來,男女產假和陪產假天數差異的增加,會導致男女職工因生育對工作造成的影響程度進一步拉大。

          記者梳理發現,目前,全國各地陪產假天數不一、待遇不一。例如,北京市規定“男性職工享受陪產假十五日”,湖南省規定“配偶護理假時長為二十日”,而河南省則規定“給予其配偶護理假一個月”。在待遇上,有的省份將陪產假“視為出勤”,有的則規定“照發工資,不影響全勤”。

          “各省規定文字表述上的不同,給企業留下了操作空間,可能會影響職工的全勤獎、年終獎等待遇。”在沈建峰看來,各地規定的差異化不利于制度的落地,陪產假的長度設置應與產假模式類似,即全國的天數和標準相對統一,各地根據實際情況有一定浮動空間。

         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目前,企業已經開始意識到,陪產假是男性求職時看中的待遇之一。

          “現在,許多求職者都會詢問公司的陪產假規定,特別是30歲左右的男性求職者,其中不乏公司打算引進的骨干人才。因此,公司不僅把陪產假作為人文關懷的一種體現,也把這個作為招聘時的一項競爭優勢。”在北京一企業從事人力資源工作的丁先生告訴記者,“企業設有陪產假制度,更容易吸引人才。”

          本報記者 趙昂

          [來源:工人日報 編輯:椰子]
          精彩美圖 更多 >>
          2022 04/25 10:05
          · 來源 ·
          工人日報
          · 責編 ·
          椰子
          閱讀量
          掃描到手機
          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二維碼應用拍下左側二維碼,可以在手機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  青島話題 更多 >>

          深度報道 更多 >>

          大家愛看

          信網手機版

          信網小程序

          青島網上辟謠平臺

          信法網

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4-2022 信網 All rights reserved. 魯ICP備:14028146號-1 新聞采編許可證:37120180021 增值電信:魯B2-20180061 魯公網安備:37020202000005號
          手機版 | 媒體資源 | 信網傳播力 | 關于信網 | 廣告服務 | 人才招聘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      无线乱码不卡一二三四视频,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2021一,暖暖日本手机免费观看完整版一个泰国女人的色情日记